宁波市卫生和计划委员会主任王仁元解释说

2020-06-19 13:45

虽然在半年内破题,进程似乎已经相当顺利。但云医院未来的发展,还面临诸多的制约和挑战。

提出“云医院”概念的,并不只有宁波一地。包括四川成都的温江区等地县,以及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盛京医院等都在打造所谓云医院。而在企业层面,这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在角逐的领域。以阿里巴巴为例,其旗下阿里健康在今年2月启动了云医院平台。据公开报道,阿里健康云医院平台已经在多个诊所试用;而其药品o2o业务则已经覆盖29个省市、超过4万家药店。

“宁波云医院和其他家的最主要区别,就是我们是政府主导的。”王仁元解释说。尽管引入东软熙康作为项目的具体实施方,但政府在方案顶层设计、监管监督等方面起着主导作用。王仁元向腾讯财经透露,在运营公司中,政府和东软熙康的股权比例是3:7,即政府持股30%。

王仁元也并不避讳,云医院在法律、政策等顶层制度层面,还有障碍。目前还没有针对云医院的相关法律,医生网上执业的合法性问题也还不能解决。“还有诸如电子处方网上流转以及其保真问题,更重要的是社保、商业保险能否支持云医院,也还有待突破”。在一个全民医保的社会中,如果社保支付不能支持,云医院的未来恐怕不会乐观。

尽管对宁波云医院项目,东软方面一再表示暂时不考虑盈利,“我们希望能将宁波云医院模式做扎实,以便能迅速推广到全国。”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博士说。但盈利显然是不得不考虑的事情。卢朝霞透露,截止目前仅对运营公司就已经投入了5000万元人民币。

“医改大家都在趟路子,宁波的尝试是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来助推医改。”宁波市卫生和计划委员会主任王仁元解释说,宁波市试水云医院,就是希望能放大优质医疗资源,最终解决看病难问题。

去年9月11日,宁波宣布筹建云医院。迄今共有100家基层医疗机构、107名社区家庭医生,以及86名来自宁波当地三甲医院的专家入住云医院。宁波市政府设定的目标是,到今年7月,入住的医生能超过1000名,而开设的云诊所也能从现在的4个拓展到10个。

所谓云医院,是对“互联网+”的完美诠释。宁波市计划将这个背后有包括云计算、物联网等先进技术支持的平台,打造成当地的城市基础设施平台:大众用它来完成健康管理、疾病预防、慢病养护以及诊疗、分诊乃至下单买药、社保医保报销等“看病”的全链条过程,医院和医生则在这之上开拓、维护业务。

正是有政府信用的背书,宁波云医院目前已能实现网上诊治。他没有透露诊疗在云医院业务中的具体比例,只是说“从以咨询为主走向完全接受网上诊治,这需要一个过程”。但这已经是其他云医院平台所无法做到的了。

业内专家表示,首先是安全问题,“这是互联网切入其他行业必须面对的共同难题”。同时也是普通用户最为关心的话题,其中“如何界定医生资质”就是一个热议话题。宁波云医院的解决办法,是设立准入资格,并有一个专门的评审委员会对入住云医院的医生进行把关。同时对诊疗过程做全程音频、视频监控等。

在经过半年筹建后,全国首家云医院今天在宁波正式试运行。特意选在两会期间宣布,某种意义上也有借力的意味。上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政府将制定“互联网+”行动: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

据东软熙康董事长兼ceo卢朝霞介绍,过去半年他们的具体工作,包括打通基础医疗和大医院平台的数据共享;和68家药店实现联通,云医院的电子处方可以在这些药店取药。“目前正在加紧做的,是线下运营主体的选址、人员招聘”。还有对云医院入住医生的培训等等。而后台数据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共享,得益于宁波从2010年开始启动的智慧城市建设,医疗卫生信息在该市已经能实现互通。

“政府考虑的是公共效应,具体的盈利计划则由东软熙康来考虑。”但宁波市的态度非常明显,云医院平台必须谋求盈利。这是地方政府未来补贴网上执业医生、实现互联网医疗比传统模式价格更低廉的基础。

据腾讯财经了解到的方案,宁波市政府引入了东软熙康健康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软熙康”),以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私合作关系)模式组建“宁波云医院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营公司”),这是宁波云医院线上、线下平台日常运营与管理的实体。所有网上执业的医生,从法律上都归属于运营公司,由后者为医生们在网上的言行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