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

2020-05-26 14:19

在金小红看来,顺走公厕的纸和给共享单车加私锁都需要从严管理,她提议在相关地点增设摄像头,她说,“人毕竟有羞耻心,设置监控拍照,就存在曝光的可能,你会发现总有眼睛看着你,就会去约束自己的行为。”

“上一代人当年的生活条件过于贫苦,这些老人或许并非是缺钱,而是形成了一种习惯,能够免费拿到厕纸,他们就是会去拿。”金小红说。

加强主动宣传是天坛公园管理方应对“过度用纸”现象的重要方式。天坛公园外宣部负责人邢启新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媒体关注,说明我们的工作在细化上还值得探索,不排除有更好的手段和形式去加强管理。”

据媒体报道,来天坛公园的游客一般分为纯游客和当地居民,过度取厕纸的大多是晨练晚游的居民,大多数人把厕纸取走后都是自行使用,这其中又以老年人居多。

金小红说,“现在我们所谈到的公共文明,并非是完全站在利他主义的立场,它其实也是一种维护自身利益的观念,只有公共利益得到实现,个人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过度抽取免费厕纸、占为己用,看似是个别人素质不高的小事,但在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金小红看来,其中的原因却“很复杂”,她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相信现在很少有年轻人会去做这件事,这里存在代际之间的观念差异。”

免责声明:

首都经贸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智新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有些老人在过去养成了占小便宜的习惯,本能地去占用公共资源,他们未必是真的缺这些东西。

此外,他还认为,更为重要的还是要形成社会舆论。“比如有些老年人可能难以改变自己的习惯,但经过媒体曝光后,他的子女、后代看到了,可以起到提醒作用,社会如果形成这样的氛围,大家就会慢慢意识到这样做是不应该的,渐渐就会有所改观。”

例如这场厕纸引发的争议,金小红表示,“人和人之间是相互连带的,你顺走了公共厕所的纸,损害了公共利益,以后大家都形成了这种习惯,公共厕所如果不再提供免费用纸,你去厕所没有带纸就很麻烦,最后损害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张智新对此也提议,可以在取纸器的设备上做一些改进,他说,“比如,一次的出纸量超过一个标准,取纸器就不动了。”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天坛公园“打包”厕纸现象引发舆论关注的同时,多城市曝出街头共享单车遭损毁的新闻,这也引发舆论有关公德意识和城市文明的讨论。有分析称,在“共享时代”,城市发展运行中所后产生的便民新设施、新事物正考验着每一个市民的公共意识。

为何过度取纸总发生在“大爷大妈”身上?这是这一事件曝出后,网友们讨论较多的一个话题。

他透露,未来园方还会考虑用机械的、电子的设备去控制出纸量,从技术手段进行探索。

媒体曝光后,有网友把“过度取厕纸”现象的出现归结于个别老年人“素质不高”、“自私自利”,也有观点表明,这些老人的成长环境使他们潜意识里的“公家”和当下年轻人所说的“公共”观念存在鸿沟,在这些老人看来,“公家”的卫生纸是可以多拿一些。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也建议,管理者可以出台一些强制性、惩罚性的措施,发现不文明行为后进行批评教育,并通报到工作单位和社区,强化管理也是提升素质的重要途径。(汤琪)

;